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推书 专题 手机APP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168中文网 > 武侠仙侠 > 求邪 > 第二百六十八章 我的孩子

求邪 第二百六十八章 我的孩子

作者:苗棋淼 分类:武侠仙侠 更新时间:2021-03-03 12:43:51

记住本站网址:www.xiaoshuo168.com 方便下次阅读,最快更新求邪 !

林静缘说道:“我原本以为展无相只不过是被传说到神乎其神的人物,等我一步步弄清展无相的谋划,才知道展无相已经无法用惊才绝艳、学究天人来形容了,我甚至想不出应该怎样去形容自己对展无相的崇敬。如果展无相在世,就算我们联起手来也抵不住展无相的一招半式。可惜,你没有展无相的本事。”

荆先声不觉点头道:“说得很对,展无相才是真正的神谋鬼算,我们算得了什么?”

纳月却摇头道:“展卿只不过是起点太低,如果他能站在和我们相同的位置上,未必会输给我们,至少也不会被我们步步算计。”

林静缘道:“算了,咱们先不说这些,还是说说展家秘辛吧,免得我们娇客等得急了。”

林静缘道:“林家、顾家,还有当年的贾家,同为展无相家仆。当年,他在自己归隐海外之前,给每个人都布置了任务。”

“贾家是负责守护鱼龙葬。林家、顾家则是守护七情散。”

“张玄羽身上的七情封心锁并非无解,七情散就是唯一解锁的工具。只要有神识、有智慧的生灵,无论是人是妖,都不可能没有丝毫感情上的波动。七情散正是无限放大情绪的药物。人的情绪只要产生哪怕一丝微弱的波动,七情散就能让他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林静缘站起身笑道:“比如顾不上、顾盼,他们就是中了七情散。”

林静缘道:“你虽然想到了顾不上情绪失控是被某种药物影响,也在月影身上下了某种毒药,想让毒药盖过七情散的药力,使顾家长老们恢复清明。但是,那些药物并没有什么用。真正让他们恢复过来的,是我手中的解药。如果不是还要把你弄进密室,我甚至不用多此一举。”

林静缘顿了一下才说道:“展无相留下七情散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他的后人能够控制张玄羽,进而掌控妖族。刚好,荆先生也有这样的打算,所以嘛,我才会对顾家下手。”

“顾劲峰三缄其口、反复无常的原因不是中了毒,而是荆先生就守在他身边。如果你在荆先生布置没有完全成功之前离开顾家去找张玄羽,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但是,以你、以顾不上的性格,绝不会临阵而去,所以你们必死无疑。”

“至于说展无相的其他布置,就让荆先生给你详细说说好了。”林静缘说到这里,把荆先生让了出来。

荆先生说道:“展无相前辈的全部布局,还要从当年那段隐秘说起。”

“展无相本来一心追求由邪入道,成就陆地飞仙,但是,因为大恩难还而加入了明廷。血衙在他手中如日中天时,他的一句戏言引起了朝廷的猜忌。”

“他说自己名为展无相,本就不求封侯拜相,完全是他的本意,只不过当时有人曲解了他的意思,说他不求封侯拜相,只求登基成皇。朝廷也从那时开始对展无相一再打压。”

“展无相本就是追求邪道之人,怎么会轻易就范。他干脆开始一次又一次的布局。他开始不再以邪证道,而是准备邪道屠龙。”

“展无相几番算计之后,终于完成了几处布局。”

“他给张玄羽加上七情封心锁,是为了控制妖族。”

“留下僵尸帝皇心血,是准备一统不死渊。”

“除此之外,被展无相大量追捕的邪道术士,仅仅是捕,而不杀。他们全被展无相封印在一处密地当中修行魔功,那里才是展无相最为可怕的杀招。”

荆先生说到这里时,才沉声道:“就拿你遭遇过的邪师孔墟来说。被镇压在原地的并不是孔墟本人,而是一个被展无相强行植入记忆的孔墟弟子。真正的孔墟却被展无相带进了魔域。”

“魔域中被镇压的邪道诸强一旦出世,足能横扫天下。展无相也能立地成王。”

荆先生的话应该没错。当初我在荷花塘看见邪师孔虚时就觉得不对,那人根本没有一代宗师的风范,又怎么会是名震天下的邪师?

荆先生并不知道我在想什么,继续说道:“展无相自诩铁血无情,可惜,他从没做到过‘无情’二字,甚至在连番布局之后,竟然为了不让生灵涂炭,生生放弃了最初的打算,孤身出海,准备一走了之。”

“但是,君王终究放心不下手握术道的展无相,派出陈无爵、封无疆全力截杀。那场大战可谓惊天动地。展无相虽然只有一人,将两大高手所率精锐杀得丢盔卸甲,血海之上浮尸十里。陈无爵更是当场战死。封无疆虽然逃遁而去,却功力尽失。”

“传说,展无相本人终于在海上以邪证道,单人独舟,飘向传说中的仙山蓬莱。”

荆先生笑道:“你听到这里,觉得很疑惑对不对?展无相既然已经证道,为什么还要留下那么多后手?”

“我可以很明白地告诉你,当初展无相出海之前,并没有把握能逃出追杀,所以,他才给后人留下了三处秘葬,以备有朝一日,他的后人能给开启秘葬为其复仇。”

“那时,天下之事尽在锦衣卫掌握之中,展无相后人自然不敢抛头露面,就这样一直潜藏在民间。”

荆先生忽向我道:“久而久之,展家后人竟然忘记了先祖的威风霸气,甚至忘记了先祖的仇恨。但是,封无疆没有忘记展无相的恐怖,我也一直没有忘记展无相的秘葬。”

“封无疆被废之后,仍旧统领血衙,直到明代覆灭,其后人一手建立了悬镜司。悬镜司最高的诛魔卫,实际防御的主要目标就是展无相留下的魔域。”

荆先生伸手一指纳月:“这位就是封无疆的后人,也就是现今悬镜司的真正统领,封新月。”

原来如此!

我抬眼看向了纳月。怪不得她会有一支专门的卫队,原来她就是悬镜司的真正统领。

纳月接口道:“悬镜司早就知道你的存在,从你出山那天开始,悬镜司就一直监视着你的行踪。你的一举一动,从来就没逃开过我的眼睛。”

“本来,我们不可能找到你的行踪。但是,你的母亲陈与荣因为思念你,悄悄离开了陈家,潜回中土,而风堂恰恰就在那时得到了关于她的情报。”

“我们悄悄跟踪陈与荣找到了山神庙。那天那一场冲天大火,就是出自我们的手笔。陈与荣、展离人也在那天一起落进了我们的手里。”

纳月说道:“悬镜司的酷刑撬不开他们的嘴,但是搜魂秘法就足以让他们说出全部的秘密。我们根据展离人的记忆,发现了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展无相当年曾经留下了两个支脉,一支是东北展家,另外的一支却远在沿海。展离人机缘巧合之下找到展家分支,可惜对方已经不是术道世家,所以展离人并没有去打扰对方的安宁。但是悬镜司却必须对展家斩草除根。”

“带领高手扫荡海南展家的人就是杀人堂。那时候,我们从展家老宅里找到了展无相秘葬的线索。我们也就利用展家仅存的几个男丁打开了秘葬。”

“展无相在秘葬中也一样留下了两滴帝王心血和两个守卫。我们在击杀守卫时,也洞悉了展无相当年的用意。他给守卫留下了一个命令,‘无情者为王,有情者化犼’。”

“只有以僵尸帝皇的滔天戾气,配合犼的赫赫凶威,才能得到魔域的认可,成为魔域之王。我们接手了秘葬,自然不会放过收服魔域的机会。封家人已经开始着手化身帝王了,而你刚好是最适合化犼的对象。”

纳月说道:“所以,从你进入悬镜司不久,我们就在暗中策划怎么将你慢慢引向秘葬。直到你完成了鬼眼的任务,我们的计划也就正式发动。”

“四大尸帅、韩笑长他们都在配合我们的行动。所以,你拿到了追杀第五尸帅的任务,也顺利找到了血档中的线索。”

“但是,义魂阁早在多年之前就被悬镜司覆灭,那里只不过是悬镜司机关堂的一处密地罢了。为了能让你安然无恙地走进不死渊,荆先生也把张玄羽引进了义魂阁,这才有了你们的相遇。”

“你本身的功力太低,戾气也不够深重,你还没出不死渊,我们已经预料到你没法化身成犼。所以,才有了顾家之危。只有一步步把你逼上绝路,让你戾气弥生,你才有机会化身成犼。事实上,我们也做到了。”

林静缘笑道:“就算是我也没想到这次任务会如此顺利,就连准备好的剑傀杀招寒小萌都没用上。现在,你该死心了吧?”

我咬牙道:“没想到悬镜司竟然会与妖族合作!”

纳月道:“悬镜司与荆先生之间的合作已经长达两百年之久。只有世间存在妖魔鬼怪,术士才有生存的价值。养贼自重的事情,展无相也一样做过。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我抬起头道:“陈与荣到底有没有跟你们合作?”

纳月摇头道:“你不应该恨你的母亲。不死渊里的陈与荣只不过是被三尸蛊控制的傀儡罢了。说清楚一些,她就是一个活着的死人。”

林静缘道:“至于陈家,早就已经被杀人堂诛灭了九族,陈与唱是最后一个陈家人了。不过,她应该也逃不过杀人堂的追杀。”

“啊——”

我仰天怒吼之间,戾气冲霄而起,与此同时,天空中阴云大作,云层之中红光闪闪,毁天灭地的劫雷潜藏在云层之中隐隐欲动!

“劫雷?”林静缘惊叫道,“他的怨气太重,引发天劫了!”

“你疯了吗?劫雷降世,玉石俱焚哪!你想跟我们同归于尽?别忘了,陈与唱……”荆先生吓得声音走调、面色苍白。

“哈哈哈哈……我已成犼,还能再见陈与唱吗?”

我狂笑之下,万道劫雷从天而降,覆盖了整座顾家堡。

常人修道已是逆天而行,为天地所不容,更何况是僵尸得道?我虽然不是帝皇化犼,但是身上却满是怨气、死气,自然会引得天劫更为猛烈。我刻意仰天怒吼,“僵尸”灵气横贯九霄之下,怎能不引起天地震怒?

威煞万钧的殷红血雷倾天而落,顾家堡中亭台楼阁层层崩塌、处处成灰,悬镜司的千军万马骨碎灰飞。无数人马、尸身、瓦砾、残壁倾天狂舞,可是未到中途就被漫天劫雷劈成了粉屑……

我眼看着悬镜司的精锐在我眼前一一毁灭之间,远处忽然横空炸起了一道电光,等到雷电贴近我身前之时,我才看见了雷电背后的寒小萌——那不是什么雷电,而是超越了极限的剑芒。

等我反应过来,剑罡也已经劈向了我的眉心,我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等我醒过来时,已经被铁索锁在了猎尸堂底部的尸盆当中。听守卫说,悬镜司并没放弃让我化犼的打算,只不过我身上的戾气已经被雷光消磨了一部分,必须不断吸收尸气才能达到化犼的完美形态。

我不知道在尸盆里待了多久,终于看见了一个熟人——久雪灵。

久雪灵不知道用什么办法弄走了所有守卫。她悄悄向我说道:“顾家堡之战以后,悬镜司诛魔堂精锐尽毁,封新月因为折损了整个诛魔堂,被关进思过塔面壁,估计终身不得出塔。”

“林静缘死在了雷电之下,林家三代弟子无人统领,发生几次内斗,死伤无数,林家已经彻底衰败了。”

“荆先生虽然没死,但是伤及了根本,百年之内无法化形,已经被悬镜司擒回,养在了平妖堂。按照悬镜司的作风,不可能再放他出去。”

“你的仇,算是报了一半。”

久雪灵看见我身上的戾气消散了不少,又飞快地说道:“负责截杀张玄羽的人并没成功。张玄羽和木亦白在重伤之下,被暗天殿潜伏在悬镜司中的卧底张宣救走,遁入了魔域。他临走之前曾经发誓,再出魔域时,必定踏平悬镜司。”

“小螺号躲过了猎尸堂的追杀,逃进了不死渊。他扬言要成就帝王,血洗术道,给你复仇。”

久雪灵说着话,把手机放到了我眼前。她手机里的陈与唱正抱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孩在向我微笑,孩子笑得很天真,陈与唱的笑容中却带着一丝苦涩。

“陈与唱没回陈家,她抱着的是你的孩子。陈与唱现在很安全,她悄悄联系我,就是为了让你安心……”

“孩子,我的孩子……”我留着眼泪想去拿过手机时,伸出去的却只有两只爪子。

(全剧终)

《求邪》到此结束,个中缘由也是一言难尽。天若有情人若有缘,江湖再见吧!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