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推书 专题 手机APP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168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五百六十一章 文水武氏

天唐锦绣 第一千五百六十一章 文水武氏

作者:公子許 分类:历史小说 更新时间:2021-07-22 20:11:35

此番出兵长安,乃是应关陇门阀之邀,其实族中意见不一。

家主武士倰认为这是再次将门楣抬高一截的好机会,于是除去自家豢养的私兵之外,更在族中、乡里花费巨资招募了数千闲汉,乱七八糟凑足了八千人。

虽然都是乌合之众,许多兵卒甚至年逾五旬、老弱不堪,可好歹人数放在这里,行进之间亦是乌乌泱泱连绵数里,看上去颇有气势,只要不真刀真枪的打仗,还是很能唬人的。

长孙无忌甚至因此颁发书函,予以嘉奖……

而武元忠之父武士逸却认为不应出兵,文水武氏依靠的是资助高祖皇帝起兵建国而发迹,忠于朝廷正朔乃是理所当然。眼下关陇门阀名虽“兵谏”,实则与谋反无异,忌惮自身之安危不能出兵襄助东宫太子也就罢了,可若是响应长孙无忌而出兵,岂不是成了乱臣贼子?

但武士倰一意孤行,联合诸多族老将武士逸压制,迫使其同意,这才有了这一场声势汹汹的举族出兵……

文水武氏虽然因武士彟而崛起,但家主乃是其大兄武士倰,且武士彟早在贞观九年便病故,子嗣不肖,毫无能力,那一支几乎已经落魄,全凭着叔伯兄弟们帮衬着才勉强度日。

后来武媚娘被陛下赐予房俊,虽然身为妾室,但是极受房俊之宠爱,甚至连房玄龄都对其高看一眼,将家中诸多产业尽数托付,使其在房家的地位只在高阳公主之下,权力甚至犹有过之。

而后,房俊麾下水师攻略安南,据说占据了几处港口,与安南人通商赚得盆满钵满,武媚娘遂将其几位兄长连同全家都给送到安南,这令族中甚是不爽。一窝子白眼狼啊,如今靠上了房俊这么一个当朝权贵,只向着自己兄弟享福,却全然不顾族中父老,实在是过分……

可即便如此,文水武氏与房家的姻亲却不假,固然武媚娘不曾袒护娘家,但是外头那些人却不知其中究竟,只要打着房俊的旗号,几乎没有办不成的事儿。

“房家姻亲”这个招牌便是钱、便是权。

所以在武元忠看来,即便不去考虑朝廷正朔的缘故,单只是房俊站在东宫这一点,文水武氏便不适合出兵襄助关陇,大伯武士倰放着自家亲戚不帮反而帮着关陇,着实不妥。

然而大伯身为家主,在族中一言九鼎,无人能够抗衡,虽然认命武元忠成为这支杂牌军的统帅,却还要派嫡孙武希玄担任副将、实则监督,这令武元忠分外不满……

而且武希玄这个长房嫡子志大才疏,好高骛远,实则半分本事没有,且骄纵自大,即便身在军中亦要每日酒肉不断,将军纪视如不见,就差弄一个伎子来暖被窝,实在是不当人子。

……

武希玄吃着肉,喝着酒,斜眼看着武元忠凝眉严肃的模样,哂笑道:“三叔还是不能领会祖父的意图么?呵呵,都说三叔乃是咱们文水武氏最杰出的子弟,但是小侄看来也不过如此嘛。”

武元忠不耐烦跟这个一无是处的纨绔子弟计较,摇摇头,缓缓道:“房俊再是不待见咱们文水武氏,可姻亲关系乃是实打实的,只要媚娘一直受宠,咱们家的好处便不断。可如今却帮着外人对付自家亲戚,是何道理?再者说来,眼下天下门阀尽皆起兵襄助关陇,那些门阀数百年之底蕴,动辄精兵数千、粮秣辎重无数,事后纵然关陇获胜,咱们文水武氏夹在中间不起眼,又能得到什么好处?此次出兵,伯父失策也。”

若关陇胜,实力弱小的文水武氏根本得不到什么好处,一旦有战事临身还会遭受惨重损失;若东宫胜,本就不受房俊待见的文水武氏更将无立锥之地……怎么算都是吃亏的事,偏偏伯父被长孙无忌画下的大饼所蒙蔽,真以为关陇“兵谏”成功,文水武氏就能一跃成为与关中门阀相提并论的世家豪族了?

何其蠢也……

武希玄酒酣耳热,闻言心生不满,仗着酒劲儿不悦道:“三叔说得好听,可族中谁不知道三叔的心思?您不就是指望着房二那厮能够提拔您一下,是您进入东宫六率或者十六卫么?呵呵,天真!”

他吐着酒气,手指头点着自己的三叔,醉眼惺松骂着自己的姑姑:“媚娘那娘们根本就是白眼狼,心狠着呐!别说是你,即便是她的那些个亲兄弟又如何?说是在安南给置办产业予以安置,但这几年你可曾收到武元庆、武元爽他们兄弟的半份家书?外头都说他们早在安南被匪盗给害了,我看此事大抵非是传闻,至于什么匪盗……呵,整个安南都在水师掌控之下,那刘仁轨在安南就好似太上皇一般,那个匪盗胆敢去害房二的亲戚?八成啊,就是媚娘下得手……”

文水武氏虽然因武士彟而崛起,但武士彟早在贞观九年便病故,他死之后,原配留下的两个儿子武元庆、武元爽如何苛虐续弦之妻杨氏以及她的几个女儿,族中上下清清楚楚,真真是全无半分兄妹骨血之情,

族中固然有人因此不平,却终究无人插手。

如今武媚娘成为房俊的宠妾,虽然没有名份,但地位却不低,那刘仁轨乃是房俊一手简拔委以重任,武媚娘若是让他帮着收拾自家没什么亲情的兄长,刘仁轨岂能拒绝?

武元忠蹙眉不语。

此事在族中早有流传,实在是武元庆一家自去安南之后,再无半点音讯,的确不合情理,按理说无论混得好坏,总得给族中送几封家书述说一下近况吧?然而完全没有,这一家子好似凭空消失一般,难免予人各种猜测。

武希玄兀自喋喋不休,一脸不屑的模样:“祖父自然也知道三叔你的意见,但他说了,你算的帐不对。咱们文水武氏的确算不上世家大族,实力也有限,纵然关陇获胜,咱们也捞不到什么好处,一旦东宫获胜,咱们更是里外不是人……可问题在于,东宫有可能获胜么?绝无可能!只要东宫覆亡,房俊必然跟着惨遭横死,妻妾子女也难以幸免,你那些算计还有什么用?咱们如今出兵,为的其实不是在关陇手里讨什么好处,而是为了与房俊划清界限,待到战后,没人会清算咱们。”

武元忠对此嗤之以鼻,若说之前关陇起事之初不认为东宫有逆转战局之能力也就罢了,毕竟当时关陇声势汹汹攻势如潮,全面占据优势,东宫随时都可能倾覆。

然而时至今日,东宫一次次抵御住关陇的攻势,尤其是房俊自西域班师回朝之后,双方的实力对比早已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这从右屯卫一次次的胜利、而关陇十几二十万大军却对其束手无策即刻看出。

更别说还有英国公李绩驻兵潼关虎视眈眈……局势早已今非昔比。

武希玄还欲再说,忽然瞪大眼睛看着面前桌案上的酒杯,杯中酒一圈一圈泛起涟漪,由浅至大,而后,脚下地面似乎都在微微抖动。

武元忠也感受到了一股地龙翻身一般的颤动,心中奇怪,然而他到底是带过兵打过仗的,不似武希玄这等一无所知的纨绔子弟,陡然反应过来,大呼一声一跃而起:“敌袭!”

这是唯有骑兵冲锋之时无数马蹄同时踩踏地面才会出现的震颤!

武元忠一手抓起身边的兜鍪戴在头上,另一手拿起放在床头的横刀,一个箭步便冲出营帐。

外边,整座军营都开始慌乱起来,远处一阵滚雷也似的啼声由远及近滚滚而来,无数兵卒在营地之内没头苍蝇一般四处乱窜。

武元忠来不及思忖为何斥候事先没有预警,他抽出横刀将几个乱兵劈翻,声嘶力竭的连连吼叫:“列阵迎敌,混乱者杀!”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